宅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江蔚晚萧靖北小说叫什么名字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在线阅读

江蔚晚萧靖北小说叫什么名字

卿卿欣怡资讯
简介: 江蔚晚萧靖北小说叫什么名字?小说叫《新婚夜,王爷带着白月光回府了》,是一本由作者卿卿欣怡倾心著作的穿越古代言情小说。江蔚晚原是精通中西医的天才神医,却因加班猝死而穿越重生在侯府丑小姐身上,自幼丧母,爹不疼不说,还被迫嫁给战亡的秦王萧靖北。可她万万没想到,萧靖北不但没战亡,还带回来一个白月光,她一气之下丢下一张契约,震惊了所有人……
更新时间: 2022-06-22 16:10:09
免费阅读

午后的阳光像碎金一样洒落,闪闪熠熠的金光落在萧靖北身上,衬得他愈发的丰神俊朗,绝世无双。  

江蔚晚不禁一怔,这也能遇上他,不过他长得还真帅,就是人品不咋滴。  

她正想着,要不要回避一下,只见他朝自己的方向翩然而来,她完全避无可避,无处可躲,只能迎刃而上了。  

萧靖北远远地见到江蔚晚,璀璨的金光照在她身上,将她那张满脸麻子的脸照得异常清晰,也将她的五官映照得纤毫可见。  

她的五官很完美。  

灵动的大眼睛,琼鼻,檀唇组合在一起明明就是个美人,却被脸颊两边密密麻麻的斑点影响了容貌,远远地看上去很是丑陋。  

他紧抿着薄唇,冷眼瞅着她,见她缓缓走来,双手捧着纸袋,里面似乎装着很珍贵的东西,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。  

须臾片刻,江蔚晚便到了他跟前。  

这个女人一刻都不肯消停,又出府做什么去了?  

萧靖北内心格外不满,俊眸染起寒霜,冷漠地看着江蔚晚。  

“你又去哪了?”  

他浑身上下散发着摄人气魄。  

江蔚晚被他散发出来的气魄压得心口喘不过气来,缓了片刻,她才云淡风轻地说道:“你管不着我,我们的约定说得很清楚,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,那我去了哪里,你都管不着。”  

萧靖北薄唇微微挑了挑,露出一抹嘲讽的笑,“敢情你留在王府就是来给本王添堵的?”  

江蔚晚想到眼前这个人与白莲花联手做的事,心里顿时跟吃了苍蝇屎一样的难受,她自然也没好气地反驳他,“王爷,无中生有,惹是生非的人可不是我,是你的心尖宠。”  

萧靖北眯着眼睛细细打量着江蔚晚,也不知是不是他出现了幻觉,总觉得面前的女人那么几分熟悉。  

他再定眼一看,她太过的厉害,伶牙俐齿,昨晚遇到那位姑娘,可没这样凌厉。  

他咽了一口唾沫,性感的喉结微微滚动,神色冷漠地说道:“本王还真不知道你这样厉害,三番五次拿着约定威胁本王,你可知道,上次威胁本王的人,连骨头都不剩了。”  

语气透着森然之气。  

江蔚晚紧紧攥住双手,强自镇定着,檀唇勾勒出一抹冷笑,“王爷,您不也在威胁人吗?”  

萧靖北双眸透着一抹厉色,冰冰地提醒她,“没人告诉你,太过强势的女人不讨喜。”  

讨喜?  

她为什么要讨他喜欢呢,她又不是李嫣儿那种白莲花,表里不一。  

江蔚晚迎上萧靖北的审视,不甘示弱地反诘他。  

“王爷,我又不喜欢您,我为什么要讨好您呢,即便要讨人喜欢,也是讨心悦之人的喜欢。”  

萧靖北顿时恼了,他想到李嫣儿方才暗示的话,就是王妃偷偷溜出去,肯定是与人私会,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,他莫名的心里烦躁,怒然道:“江蔚晚,你是本王的王妃,你最好给本王安分守己。”  

因为生气他的俊脸微微扭曲起来,透着几分狞色。  

江蔚晚莫名其妙,明明约定好的,这男人还想管自己的私生活,她很不悦,扬眉讥笑道:“怎么王爷吃着锅里的,还看着碗里的,王爷,我对您是不会有什么感情的,您呢,别入戏太深,对我更别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  

“你放肆!”萧靖北愤然瞪着她,阴恻恻地警告她,“嫁入了秦王府,你就是本王的人,贤良淑德这些你做不到,本王也不介意,但是你敢背叛本王,破坏本王的名誉。”  

他俊美的面容透着几分凶色,“那你的下场会很惨。”  

江蔚晚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有些冷,心里也感到一丝丝悲凉,这萧靖北与其他男人没什么分别,即便自己不爱,只要是他的妻子,那对方内心身躯都不许有任何别的想法,她就是一辈子守活寡。  

江蔚晚只想赶紧赚到钱,离开这个王府,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。  

她不由往后退了几步,朝面前冷冰冰的萧靖北说道:“你放心,我可不是王爷您,贪图好色,到处招蜂引蝶。”  

“江蔚晚。”萧靖北面目抽了抽,朝她厉声说道:“别在招惹本王,不然后果你承受不住。”  

“哼。”他甩袖,冷哼一声,从她身边擦身而过。  

江蔚晚猝不及防,踉跄地往后退,身形摇摇晃晃的撞到廊柱上,她撞得浑身发疼,一个抖索,手中的纸袋啪得一下落地,几个白白的馒头包子,黄黄的烧饼从中滚落,正好滚到萧靖北的脚下。  

白花花的包子馒头一下就脏了,沾到许多灰尘,黑乎乎的。  

萧靖北先是一怔,俊眉拧成了一条绳索,困惑地看着她,不悦地质问道:“本王的王府没几个包子馒头,你还跑出府去买?传出去还以为本王苛责了你。”  

江蔚晚浑身骨头都要震碎了,疼得她直皱眉头,在看看地面上散落的包子馒头,黑乎乎的一片,这还能吃吗?  

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火,而是直接怨怼他。  

“王爷,您问这样的话,您不觉得可笑吗?您的心尖宠折磨了我婢女,然后又让后厨不给她们吃的,这是想活活饿死她们,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,您还来谴责我,您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”  

萧靖北一团雾水,俊脸黑沉了下来,“你说什么?”  

江蔚晚朝他翻了一个白眼,赖得与他争执,而是蹲下身捡馒头包子。  

萧靖北看她捡起地上的包子馒头,擦了又擦,格外珍视的样子,心中不由困惑,难道他误会她了?  

“江蔚晚?”他开口唤她。  

江蔚晚捡起地上的包子馒头,倔强地扬起眉眼来,一脸坚毅地看着萧靖北,“王爷不愿给她们吃的,那我靠自己养她们总行吧。”  

“难道连这样的小事,王爷也要亲自过问不成?”  

面对眼前倔强的女人,骁勇善战的萧靖北竟是束手无策,只是阴沉沉地看着她。  

江蔚晚一双明亮的眼眸直直看着萧靖北,檀唇勾勒出一抹讥讽之意。  

“王爷,您要替心上人出气,也没必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,这样真是让我看不起你。”  

语罢,她便愤然地扬长而去。  

萧靖北愕然地看着她离去,旋即便低沉地开口唤道:“张寒,立即带人去查查怎么回事?”  

“是。”张寒领命而去。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兔优导读网(http://www.tuyouji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