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穿越>颜卿尘楚鸿霖穿越小说《医品毒妃要休夫》最新更新完本阅读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在线阅读

颜卿尘楚鸿霖穿越小说《医品毒妃要休夫》最新更新完本阅读

东篱穿越
简介: 颜卿尘本是二十三世纪的天才毒师,却被人设计毒害,一朝穿越到商洛国大陆,变成镇国将军的庶女,残废王爷楚鸿霖的王妃。众人以为她好欺负,想要欺凌她,却未曾想,她不仅医术高超,而且智谋无双,那些想要算计她的人最终落得凄惨的下场……本站提供颜卿尘楚鸿霖穿越小说《医品毒妃要休夫》最新更新完本阅读。
更新时间: 2022-06-25 17:45:04
免费阅读

颜卿尘说着就要去摸秦婉儿的胳膊,谁料秦婉儿像是被踩到了尾巴,一下子坐了起来,连连向后退去,根本像个病人。  

然而秦婉儿后知后觉,装得可怜巴巴的看着颜卿尘,哽咽道:“王妃,妾身都已经失去孩子了,您为何还要苦苦相逼,妾身已经失去了永远做母亲的资格,您满意了吧...”  

秦婉儿哭的梨花带雨,想要勾起楚鸿霖对自己的同情,但奈何楚鸿霖没有半分动容,反而看向她的眼神中,有一丝厌恶,这让她感觉有些不好的预感。  

然而这种不好的预感,很快就灵验了,霜华将宫中妇产一科的韩明太医请到了,当看到太医的那一刻,秦婉儿瞬间面如死灰。  

“微臣参见王爷。”  

韩明进了门就对着楚鸿霖恭敬地行了个礼。  

楚鸿霖微微点头,礼貌道:“太医免礼,请太医看看,本王这位妾室刚刚小产,你看看日后能否还能在生育。”  

“微臣领命。”  

韩明放下药箱,拿出拿出小枕头放在床边,示意秦婉儿将手放在上面,可是秦婉儿却心虚的不敢放过去,反而出言不逊污蔑人家。  

“你是哪里的庸医,怎么能胡乱为我把脉,我可是王爷的妃妾!”  

韩明听到这话,不禁心中嘲讽,他在宫中伺候,别说是妃妾,就是当今皇后的身子也是他亲自料理,一个王爷的小小妾室,竟如此猖狂,真是令人侧目。  

“微臣的医术在琅琊城,还是小有名气的,所以这位夫人大可放心。”  

韩明谦虚的解释了两句,毕竟人家是王爷的宠妃,也不能得罪人。  

“婉儿,这位太医医术甚佳,你大可放心她一定会调理好你的身体。”楚鸿霖看出秦婉儿的犹豫,故意让秦婉儿骑虎难下,让她自己承认事情真相。  

秦婉儿自觉没有退路,只能打起感情牌,起身跪在床上哭的梨花带雨,拿着头上的钗环抵在脖子上,决绝道:“王爷...张大夫已经诊过脉了,您这是不相信妾身吗?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妾身愿意以死证明清白!”  

颜卿尘看着视死如归的秦婉儿,故意激将道:“秦婉儿王爷只是想帮你调理身子,怎么弄的好像王爷要害你似的,难道你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不能让太医把脉不成?”  

一大顶帽子扣下来,秦婉儿下意识看向楚鸿霖,但见他已经对自己露出不满的眼神,如果她再这样下去,只怕楚鸿霖对她的那点怜悯都没了。  

秦婉儿左思右想,最终放弃了挣扎,任由韩明为她把脉,她心惊胆战的等着结果,看着韩明越来越沉的脸色,她心知这盘棋她输了...  

一刻钟后,韩明收回了手,起身看着楚鸿霖有些犹豫的说道:“回王爷,从这位侍妾的脉搏来看,并没有怀孕的迹象,不能受孕的原因,是因为曾经服用过大量的避子汤,并非是小产导致的。”  

韩明话一出,秦婉儿的脸吓得苍白,下意识看向楚鸿霖,望着那双带着怒火的瑞风眸,后背霎时出了一身冷汗。  

颜卿尘在一旁听到这些话,疑惑的看着身边的月落,小声说道:“这秦婉儿为什么喝那么多避子汤?她作为妾室不是应该尽快怀上王爷的孩子才对吗?”  

月落紧张的看了一眼楚鸿霖,见他没有注意这边,便小声的回道:“奴婢听府里的婆子说,秦氏之前是在秦楼楚馆做皮肉生意的,后来被人赎身阴差阳错的送到咱们王府了,不过王爷好像并不知情。”  

颜卿尘听到这话,笑着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这傻丫头,这种事情连你都知道了,他身为王爷怎么可能不知道,无非就是装不知道罢了,这个家伙一定是在钓一条大鱼...”  

“钓什么鱼?”月落不解的看着颜卿尘,不明白这件事和钓鱼有什么关系。  

颜卿尘只揉了揉月落的头,并未回答,突然秦婉儿从床上滚了下来,那咚的一声,听上去都疼死了...  

“王爷,您听婉儿解释,婉儿是身不由己啊!”  

秦婉儿惊慌失措的下床,慌乱间被衣裙绊倒在地,挣扎着爬到楚鸿霖脚边,拽着他的衣角哭诉道:“王爷妾身不是故意隐瞒您的,都是九皇子毅王逼迫妾身的,若是妾身不从他就会杀了我的母亲,我不敢不从啊!”  

听到这些,韩明顿时一阵心惊胆战,虽然辰王和毅王向来面和心不和,但是这层窗户纸还没有捅破,如今他听到这些话,只怕会惹来杀身之祸...  

“王爷...微臣就先告退了...”韩明心惊胆战的看着楚鸿霖,都知道这位王爷的脾气不好,若不赶紧开溜,只怕会引火烧身。  

楚鸿霖微微点头,韩明如同大赦一般拎着要箱子就离开了屋子。  

太医离开后,楚鸿霖厌恶的一脚将人踢开,冷漠道:“你进府一年,本王自问待你不薄,没想到你竟然与外人勾结,真是太让本王失望了。”  

“王爷...”秦婉儿忍着身上的疼痛,再次爬到楚鸿霖脚边,求饶道:“婉儿真的知错了,婉儿辜负王爷的的宠爱,是可都是毅王他要挟妾身,如果两年内妾身不拿到他想要的东西,他就会杀了妾身的母亲的,妾身实在是身不由己啊!”  

我了个乖乖!颜卿尘听到这话,连忙捂住了月落的耳朵,好家伙这些话听了还能活命吗?!  

楚鸿霖无视二人的小动作,继续看着秦婉儿问道:“本王给你个将功折罪的机会,你只要一五一十的将事情说明白,本王自然既往不咎。”  

秦婉儿擦了擦脸上的泪痕,此刻的她心中满是对楚鸿霖的愧疚,也不敢多隐瞒,跪直了身子坦白道:“两年前,毅王为我赎了身,每日好吃好喝的供着我,本以为毅王是喜欢我,把我当外室养着。”  

“可后来渐渐的我发现毅王并非是喜欢我,更像是在培训我,他派人教我一些舞蹈,甚至连我说话的语气,走路的体态都要重新学。”  

“就那样学了一年,我从头到脚都换成了另外一个人,有一日他抓了我的母亲,以此要挟让我当细作嫁到辰王府把您手中的虎符调换成假的。”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兔优导读网(http://www.tuyouji.com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