宅小说
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夏阮阮贺渊是哪本小说主角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在线阅读

夏阮阮贺渊是哪本小说主角

一路繁花资讯
简介: 夏阮阮贺渊是哪本小说主角?小说名字叫贺少的天价丑妻,是一本豪门总裁现言小说。女主角夏阮阮隐藏绝世容颜,顶着丑女的面貌嫁给瞎了眼的残废贺渊。婚后,她用自己的逆天医术治好了贺渊的腿伤和眼疾,从此,她和贺渊联手打脸众人,狂虐渣女贱男……
更新时间: 2022-08-06 15:08:30
免费阅读

次日,清晨的光透过窗照了进来,细长的一条落在床榻上,微小的尘埃在空气中悬浮。  

地毯上的女人转了个方向,她半睡半醒间又闭上眼睛,接着瞬间睁开!  

低头看了眼自己,表情匆忙慌张!  

谁能告诉她,为什么会躺在地上,还没有穿衣服?  

昨晚所有记忆回笼,夏阮阮整个人怔住。  

贺渊!  

“醒了?”男人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。  

夏阮阮后背僵住,此时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。  

她都想起来了,昨晚在夜总会被人揩油,最后被贺渊救了。  

结果到家她醉酒,甚至还主动亲了贺渊,最后甚至想霸王硬上弓……  

夏阮阮半坐起来,却压根不敢看向他,同时默默在心里暗骂自己是渣女。  

“嗯,您睡的好吗?”她慌到都用上了敬词。  

“您觉得呢?”贺渊反问。  

夏阮阮硬着头皮接道:“应该不太踏实,我先起床洗漱。”  

她慌张的抓过地上的衣服遮住身体,又冲进洗手间。  

其实昨晚的记忆都在,夏阮阮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幸亏是这张脸,还好昨晚关键时刻被贺渊给推下床。  

要不然……  

夏阮阮拍了拍脸颊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,“什么都没发生,什么都没有……”  

贺渊还躺在床上,有点勉强的穿上衣服,突然瞥见地毯上有个小药瓶,似乎是从夏阮阮的口袋掉出来的。  

他捡起来看了眼,眸色沉了沉。  

随手将瓶子收起来,叫了秘书进来,“拿去检测下,这是什么。”  

“是,贺总。”  

秘书看到一地狼藉,轻声问道:“贺总,需要帮忙吗?”  

“备车,准备回一趟老宅。”  

夏阮阮收拾好出来,卧室已经没了贺渊的身影。  

她下楼就见男人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,夏阮阮轻声打了招呼,“现在都快中午,我去做午饭。”  

“不用,跟我回一趟老宅。”  

“回贺家?”夏阮阮有些紧张,知道躲肯定也躲不过。  

她走了过去,在贺渊身边坐下,“非要回去吗?”  

即便再傻也知道,贺渊现在这副模样跟贺家的人肯定脱不了关系,豪门复杂不是说着玩的。  

要不然她爸也不会逼她对贺渊下哑药。  

夏家跟贺渊压根没有什么交集,能做这种事肯定是别人吩咐的。  

这次回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腥风血雨。  

加长的迈巴赫在老宅门口停下。  

夏阮阮先下车,然后推着轮椅进去。  

贺渊即便不被老太太喜欢,表面功夫还是做足了。  

两人进去,就见一位长相刚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,“回来了,一块过来吃饭吧。”  

贺远山笑了笑,“夏阮阮是吧。”  

“是。”夏阮阮赶紧点头。  

贺远山视线在她脸上的胎记多停留了两秒,接着对贺渊说道:“大家都等着了。”  

夏阮阮推着贺渊的轮椅入座,长桌上人并不多,主位坐着一位穿着旗袍的老太太。  

她就是林素萍,贺渊的亲奶奶。  

她的丈夫跟夏阮阮的爷爷是战友,在战场上是互相救过命的,所以也就给小辈订下了婚约。  

贺老爷子去世前,留下遗嘱特意写明贺家的子孙必须迎娶夏家的女儿。  

所以才会有了这场婚礼。  

另一边则坐着对母子,正是前几天逃婚的贺弛屹,跟他的母亲邱映云。  

贺渊生母生下他当天就难产去世,所以老太太一直都不喜欢他,觉得贺渊生来就带着不详。  

不仅是个私生子,还克死自己的母亲。  

贺老爷子在世的时候还算好,老爷子前脚一走,贺渊后脚就出了车祸。  

这其中怎么回事,不言而喻!  

大家都入座,贺弛屹看向夏阮阮。  

瞥见她脸上的胎记,嫌弃的啧了一声:“看到就觉得晦气,饭都吃不下了!”  

“怎么说话的,这是你嫂子。”邱映云故意说了句。  

夏阮阮低下头,从小到大对于自己长相受到的嘲笑跟委屈,真的太多了。  

多到她都已经习惯了。  

不过还好,实际上胎记早就没有了,所以夏阮阮并不觉得难受。  

“大哥,也得亏你看不见,要不然肯定也跟我一样饭都吃不下。”  

“不过啊,还是要谢谢大哥,还好大哥心善,要不然因为爷爷的遗嘱,我可能都要娶这种丑女。”  

贺远山用力放下筷子,“怎么说话的?跟你嫂子还有大哥道歉!”  

整个贺家,要说真的对贺渊还有关心的,只剩下贺远山。  

他跟邱映云只是商业联姻,对贺渊的母亲却是真心喜欢。  

可再怎么喜欢也没办法改变他已经结婚的事实,所以对贺渊一直抱有歉意。  

“真是对不起大哥,为了谢谢你替我解围,公司我会好好管理着,每年也不会忘了给你分红。”  

贺渊冷笑,望向出声的方向,“公司的股份,至少一半还写着我的名字。”  

“一个瞎子跟残废,可管理不了公司。”贺弛屹不冷不淡的接过话。  

贺渊沉默不语,没必要在口头上出风头,很快他就会知道,公司到底属于谁!  

他不说话,不代表夏阮阮能忍受。  

这人在婚礼上放鸽子,现在又这么对待贺渊。  

夏阮阮是忍无可忍!  

“我听说贺渊之前管理公司的时候,公司一直扩张股价上涨,最终贺氏在全国都能排到前列。这两年似乎一直都在走下坡路了,是弟弟管理的功劳吗?”  

“啪!”贺弛屹用力一拍桌子,恼羞成怒地站起来,“贺家有你这个丑女说话的份吗?”

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。 @copyright 兔优导读网(http://www.tuyouji.com)